当前位置:主页 > 奥运 > 正文

70年,终于找到了你!

网络整理 2020-09-06 08:57

革命烈士纪念碑下安葬着朱世达等48名革命烈士。

朱世达烈士最初安葬的地点。

朱世达烈士牺牲的地方——古陂村委会偏西南1.2公里处。

这是一个关于“寻亲”的故事。被寻之人名叫朱世达,生于1923年,是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双柏县大庄区兴隆乡大平掌村人,1939年被征入国民党军队,后在东北起义投诚,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

1950年3月,其家人收到一封“血书”。信上写了“朱世达”的名字以及其牺牲的地点和原因:广西省、柳州府、樟木乡、古龙村、剿匪平叛。最后一句是“朱世达光荣、全家光荣!”

从此,其家人再也没有朱世达的其他音讯,而其亲属也开启了一场历经四代人、长达70年的漫漫“寻亲之路”,只为能知晓自己的亲人身葬何处,希望能去祭奠一下亲人。

来自云南双柏县的一封信 请求找寻朱世达烈士线索

今年7月17日,玉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收到一封来自云南省双柏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关于请求调查朱世达烈士情况的函》。大意为:朱世达是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双柏县大庄区兴隆乡大平掌村人,1923年出生,1939年被征入国民党军队,后来在东北起义投诚,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久,他给家里寄回了信,讲述他紧张的部队生活以及战友之间的兄弟情谊,还有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1950年,朱世达的父母收到一封来自广西的“血书”,但这封信不是朱世达所写,上面写着:“1950年3月份,朱世达在广西省樟木乡古龙村,一次剿匪战斗中光荣牺牲。”

收到“血书”之后,朱世达的父母就一直牵挂着儿子的安葬之所,但直到垂暮之年也没能到儿子的坟前看一眼。弥留之际,老人叮嘱儿孙一定要找到并去扫墓祭奠。2009年以来,朱开海等朱世达后人一直通过民政系统查找朱世达牺牲情况线索均无结果,故通过当地退役军人事务局向玉林发函请求帮助。

朱世达同志牺牲至今已有70年,不仅时间跨度大,且“血书”上留下的信息也十分有限,寻查工作难度不小。

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成立调查组,经过谋划,调查组决定先从“血书”上的地点着手排查,以缩小寻找范围。并发动县、镇、村各级退役军人服务中心联合查找,同时,通过市烈士纪念设施管护中心在建国以来我市烈士名单上查找朱世达。

经调查,“樟木乡、古龙村”地名在广西全区共有三个,通过查阅玉林志等历史记载,并请求相关部门协助查找当地相关剿匪战斗等信息,最终将地点锁定在玉林市福绵区樟木镇古陂村的古龙自然村。

探访战斗地点 向当地老人了解英雄牺牲的信息

7月29日,市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主任谢伟荣带领福绵区退役军人事务局、樟木镇退役军人服务站、古陂村党员干部等人员前往樟木镇古陂村古龙屯,向多位老人打听当年发生在当地的剿匪战斗和牺牲战士等信息。

今年85岁的古龙屯村民阮宝初是当年剿匪战的见证者之一。老人告诉谢伟荣,当年解放军进村武装清除了村里所有匪患,但有两名解放军战士牺牲,受当时条件限制与部队转移的原因,两名战士就地埋葬,地点就在古龙村古龙桥旁边。随后,古陂村主任阮国明带领大家前往当年烈士的埋葬地点。

今年82岁的阮宝明回忆,在那场剿匪战斗中,所有匪首束手就擒,解放军战士有两人牺牲,其中一人叫朱世达,在与敌进行巷战时牺牲于距他家200米处。随后,老人带领调查组一行赶到当时的交火地点。

在得到多位老人的证实后,调查组又通过电话联系在外地生活的一位知情老人的儿子阮健松(男,1955年10月1日出生,1974年入伍,1979年退役)。阮健松的父亲阮进华曾参与那场剿匪战斗,他听父亲说,那两名牺牲的解放军战士叫朱世达、朱国宝,另外还有一名解放军战士受了重伤。

还原古龙村剿匪战斗

烈属70年“寻亲路”梦圆

当年,国民党军队溃败后,桂系军伐不甘心失败,分散大批军事人员潜入深山,落草为匪,妄图伺机反扑,割据西南一方。

1950年3月,敌特“广西民众反共救国军”第二和十三支队在古龙地区(现玉林市福绵区樟木镇古龙自然村)发动暴乱后,被我军镇压,部分匪特窜至六万大山山区。

1950年3月6日,六万大山一带的土匪在古龙村集结五六百人,谋划暴动。解放军收到信息后,次日清晨,兵分三路进入古龙村袭击土匪。经过两个小时激战,所有土匪束手就擒,解放军有两名战士英勇牺牲,被埋在村中一条小河边,其中一人叫朱世达。

朱世达——一个被家人挂念和找寻了70年的英魂终于有了着落,烈士的名字在福绵区樟木镇革命烈士纪念碑上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