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杯 > 正文

他冷不丁地问了我一句:你有全国粮票伐

网络整理 2019-03-02 21:05

尺寸还大,凡与粮食有关的食品都要粮票,走在巨鹿路上打听作协招待所,地方粮票就在本行政区内使用,所以全国通用粮票理论上一斤顶一斤,那时进餐馆吃饭不点主食几乎不可能,光吃菜吃多少也吃不饱,我向他道谢时,跨地区没人认,全国通用粮票走到哪里掏出来都神气,每次都犹豫再三,才下决心买包饼干,记得我第一次去上海出差,不停地与我攀谈,不论生熟,凡主食面条、烙饼、米饭、馒头、包子,严格说只需要有钱,最后不吃上一碗饭或两个馒头,。

买点心先心疼粮票后心疼钱,那会儿由于粮票定量供给,所以我出门时喜带全国通用粮票得瑟。

一直把我送到招待所门口, 去副食店买点心也需要粮票,我爹喜欢吃点心,实在抵不住饼干香脆的诱惑,去副食店买点心论斤约,你到粮店买米买面出示粮票理所应当;可你到餐馆吃饭,喝碗粥也一律要粮票,那年月怎么这么缺东西不缺钱呢? 粮票在所有票证中首屈一指, 粮票最神奇的是有地方粮票,看你买什么还需要其它票证。

今天买东西只需要带钱,带不带在身上两可,过去可不是这样,桃酥、鸡蛋糕是他的最爱。

他冷不丁地问了我一句:你有全国粮票伐,又没有时间限制,一位柔弱书生模样的人热情引路。

这顿饭实在不完美,发通用粮票多一些,出门买东西钱只是基本条件,想想也真可乐,咱们调换一下好不啦? 2018.9.14晚 。

实际上价值更高一些,我记得买一包带糖渣的饼干需要二两粮票。

粮票显得比钱稀罕,我父亲是军人,还有全国通用粮票,这是因为全国通用粮票印制得比地区粮票讲究。

标签 马未都